IASON

【冷爹/ABO】向死而生(11)

*冷锋〈A〉×Big Daddy〈O〉
*人物ooc
*孕子有 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逻辑是什么?tan90°
*没错这是小甜饼ღ







虽说是东南亚的军用机场,可条件着实简陋。不算大的停机坪内,两架运输机正在进行起飞前的调试。

冷锋将最后一箱未用完的弹夹搬进机舱,一扭头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雇佣兵头子吊着胳膊靠在一根照明灯柱上,叼着烟懒散地欣赏他的儿子们往飞机上装东西,唇色泛白。
 

回想起那人当时被子弹贯穿,血流了一地也仍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摇摇头将突如其来杂念甩去,回到欧洲后他大概就会立即切除掉自己的标记。

或许他应该向他道个别。

冷锋朝邵兵摆摆手示意暂时离队,身旁的队友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老爹颇感意外地打量着不远处自己走来的人影,噢,那个讨厌的狼崽。

“那么,再见了。”

“应该是再也不见才对。”老爹用另一只手把玩着肩膀上的绷带,挑了挑眉,这人专程跑来就是为了道别?

“说的也是,”冷锋笑笑,转身向他挥挥手,“Godspeed.”

“The same to you.”再次腹诽了黄种人婆婆妈妈的举动,老爹扯了扯嘴角。

他们早已两清。

此去一别,便是欧西亚东,不复相见。





老爹靠在座椅上有些疲惫,自那日一战后,他们就连夜撤离,驱车驶向接应的军用机场。他一路上精神紧绷提防突发情况,几乎没合过眼。

被大口径狙击枪贯穿的伤口略有麻烦,他给自己注射了过量的止血剂,才跟上队伍的节奏。

“Sir,what on earth do you think?”飞机上很是空旷,他的手下们大多都散了开,唯有雅典娜靠了过来。

他知道她看见了。

视线受阻没能提前察觉对方狙击手,已是她意料之外的失误,若是连纵观战场大局也做不到,那真是枉为了这个戴恩军事公司的首席狙击手。

老爹此时竟想给予她一些夸奖。

他是怎么想的?

大概是脑子抽了。

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后颈结痂的咬痕,这块碍事的标记已经耽误了他太久。

那是他深爱的女人,而他只是他动用私刑标记的omega。

“Do your part.”

他终是只说了几个字。





“你小子出息了啊,居然想得出放火烧了人家营地来制造混乱!”板砖叼着干粮嘟哝着,还不忘朝冷锋挤眉弄眼,“哎哎,龙队可都醒了!”

冷锋不觉讪讪,当时情况紧急没有对她做过多的介绍,那确实是他的omega,但现在也已成了过去。

“归队再说。”龙小云声线平稳,纵然身体虚弱,镇定的模样却和他记忆中那个飒爽英姿的战狼队长如出一辙。

冷锋颇为感激的看着她,即使事情已过去了很久,这番说来也确实尴尬。

“记得写报告。”语毕,她又补了一句。

冷锋顿时垮了一张脸,在队友们幸灾乐祸的大笑声中,简单嘱咐了好好休息之类,他就退出了卧舱。

舷窗外的白云倒退而去,时隔四年,他终于可以带着龙小云再次回到那片土地。

失而复得。





屋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刚从私人医院里走出来的雇佣兵头子微眯双目,有些烦躁地单手将体检报告揉成一团,随手扔向一边。

纸团在阳光中滚落,隐入墙边阴影。

“We can't let you remove the mark now.”

"You're pregnant."

他一到达欧洲就用假身份去私人医院去除标记,可不是为了听这些东西。攥紧拳头按上自己的小腹,那里依旧平坦如故。

他知道自己已不再年轻,却从未想过身为高龄怀孕的omega,他早已别无选择。

打掉它就再也无法进行高强度的运动?

“This son of bitch.”

这个孩子本就不该存在。





瞧见雇佣兵头子忿忿离去的背影,不知何时路过的人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团,展开瞄了眼上面的数据,露出了惊讶却玩味的笑容。

怀了孕的Big Daddy。

有趣。

—TBC—

*史三八、板砖:《战狼Ⅰ》中战狼中队特战队员








*总算是把龙小云搞出来了,下半部分就可以安心走冷爹线啦
(我会说我其实对这两货的感情线一直很头疼吗?)

☛ 二次避雷什么的请戳这里

关于【向死而生】

讲真看完评论我好慌Q口Q

不是太懂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看包子,包子上线就真的只是上个线而已啊_(:з」∠)_

每篇文前注明的“生子有”是为了避雷,不代表我会在这上面着重描写。。。

在文里包子顶多算是线索,露个脸的那种,完结的时候差不多刚会说话,所以真的不能指望可以撮合冷锋老爹他俩。。。

更重要的是,这个梗圈内好几位太太已·经·写·过·啦,一直有追,写得超好看炒鸡萌prprprprpr,原谅我的脑洞不够产不出来。。。

说起来最初写这篇文大概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想写的差不多也就这几个梗:
*老爹的强行标记√
*挡枪的狗血桥段√
*神tm的(二次?)标记
*冷锋老爹在床上的相互称呼
*某个孕期开车的好♂体♂位
(写了这么久才写到两个我也是够了)

本意是想写段子,结果某天脑洞大开,发现这五个梗可以连起来,于是作死之下就有了【向死而生】

大纲很短,能拖这么长我也是蛮醉

大概是我自己一开始也没有说清楚,以上算是二次避雷?

真心希望不要再带节奏了Orz

罪孽深重并没有打算带包子怎么玩的我决定滚去面壁( _ _)ノ|

占tag抱歉

【冷爹/ABO】向死而生(10)

*冷锋〈A〉×Big Daddy〈O〉
*人物ooc
*孕子有 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逻辑是什么?tan90°
*跟着大纲跑剧情又因为这部分写得太潦草跑了好久
*写了一半删了一半又重写了一半的难产章
*来自七夕的狗血 慎入






果不其然,冷锋归队后就收到了来自战友们的“亲切问候”。

“艹!冷锋你小子不够意思啊!”

“以前背着我们和龙队搞上也就算了,现在你tm居然连omega都有了!”

“老子这么大了还没脱单,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真是世风日下,人性沦丧!”

……

战狼这帮不正经的汉子们你一言我一语,搞得冷锋一脸黑线,“你们都消停些吧,都说了这又不是我自愿的。”

“要我说,你这小子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史三八啧啧两声,直摇头,“你跟一个O在一起搞了那么久会没感觉?”

靠,他能有什么感觉?

当时那个佣兵头子发情期,船上又没有抑制剂,除了将他标记还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以老爹的性格,要不是将他标记了,他能乖乖说实话?

冷锋烦躁地抓了抓脑袋,他现在对老爹那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大抵也是将人折腾过了的愧疚和AO之间天生的吸引。

“是啊是啊,承认了吧!放心我们不会告诉龙队的。”不嫌事大者继续起哄着。

“滚滚滚,明天就有行动了,还不赶紧睡觉去?”

见队友们笑哈哈地散了,冷锋这才回去做最后的战斗准备。

不管怎样,他们现在好歹是合作关系。

他要龙小云活着出来。





天光破晓之际,他们再次踏上了行程。随着目的地的接近,他们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校对方向的频率也在增加。

路旁的雨林里多了人为的痕迹,据情报显示 ,受大毒枭雇佣的当地土著们喜欢在丛林制作各种大规模连环陷阱用于防御,一旦触发,几乎是避无可避。

小心绕开那些可疑的痕迹,他们的速度再次被拖慢。

日头已近午后,冷锋不免有些焦躁,瞥了一眼身旁的老爹,他却仍在心大地打着盹。

因为结合的关系,只要愿意,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身旁的人身上熟悉的信息素,酒酿似的甜味稍稍抚平了他心中的躁动不安,他打量着路况,继续与邵兵交换信息。

察觉到冷锋平稳下来的信息素,老爹微微睁开眯起的双眼,关上为了空气流通而留的窗缝。快到目的地了,他们应该更注意些才是。

终于,在距离驻地还有几公里时,他们决定分兵,冷锋和老爹继续驱车前往驻地,其他人则先弃车隐蔽,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

道路前方开始出现关卡,却奇怪地没有人驻守,冷锋皱了皱眉,两人对视一眼,脸色都多了几分凝重。他减缓了车速,将这一情况作了汇报,但很快,一个大本营的雏形就展现在眼前。

“我需要你用信息素将我信息素的味道掩盖住。”大门越来越近,一路未和他搭过话的人兀自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

他仍目视着前方,却离老爹更近了些,默默释放出信息素将他护住。

“好。”





驻地里仍是静悄悄的,不远处有枪声响起,忽密忽疏。他们将车隐蔽好后,在其中穿行,在老爹的带领下,向关押人质的地方接近。

依旧是没有人看守,只是锁死了门,冷锋摸出消音枪破坏掉了门锁,一脚将门踹开。里面关着的人比他想象中多得多,全部用栏杆隔离开,瘦骨嶙峋,静脉处布满针孔。无法想象龙小云也会被这样对待,他焦急地在通道里穿梭,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Who is?”快到尽头时有守卫冲出,立即被跟在后面的老爹打死。

“应该就是这里了。”老爹踹开尸体,示意冷锋打开他身前隔间的门。

冷锋深吸一口气如法炮制将门打开,“冷锋?”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看上去没受什么伤,精神状态还不错,他霎时红了眼眶,冲上前去狠狠将她抱住,力道之大,好似拥抱了整个世界。

老爹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默默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这守卫真是不经打,几枪就死了。

“他是?”龙小云自是瞧见了他身后的老爹,后者还有心情回了个笑容。

“帮手,”一放开她,冷锋就急着破坏锁在墙上的手铐,“我先带你离开”。

“别动,”龙小云却出声制止,“那上面有警报系统,只要被破坏,就会自动发出通知,一旦他们收到我被带走的消息,你们将会成为众矢之的。你们带着我的任务先走,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

“不行,要走一起走。”他又怎么可能会再放任她留下?

冷锋咬咬牙,掏出枪向墙上打去。





“这帮土著真是讨厌。”史三八拆除了这片丛林里的最后的一个陷阱,忍不住抱怨。

“安静!”不远处的驻地里蓦地有火光闪烁,缕缕黑烟随风升腾而起。

“有情况,”邵兵抬手示意身后的人随时准备行动,“冷锋,听到请回答。”

滋滋的杂音过后传来冷锋急促却镇定的声音——“情况有变,请求支援”,转而又被枪声湮没。

“A组留下,B组和我走!”出于对战友的信任,邵兵果断下了命令,战狼自觉地分成了两组有序行动,老爹的佣兵们则全部跟上了B组。

东南亚这几天较为干燥,在季风的鼓动下,实木的房屋一点就着,驻地里的火光越发显眼。

“冷锋,具体情况?”越野车上,邵兵通过无线电定位了冷锋的坐标,继续尝试着与他沟通。

“龙队已救出,敌在聚集,火力极猛!”另一头的人呼吸急促,明显在快速移动。

邵兵看着定位仪上不断移动着的光标,当先指挥着越野车直线向目标冲去,几辆越野车在驻地里横冲直撞,不出意外吸引了一些火力,并快速向冷锋接近。

“开火!”瞅见不远处晃动的眼熟人影,邵兵一声令下,战狼率先进行了攻击。密集的枪声响起,将追随两人而来的守卫清理个干净。

雅典娜在越野车上架起了狙击枪,击落了上空的无人机,其他三人则辅助以重火力,对道旁的房屋进行扫射,暂时封住了来路。

“让龙队先上车!”冷锋在车后放下他半背着的龙小云,转身冲回去支援老爹,这番突围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体力,亏得她是alpha才能在被囚禁多年后依然坚持到现在。

“Hey,are you OK?”冷锋举起AK扫射,解决了迂回至老爹身后的追兵。

“Just so so.”老爹随口答道,两人背靠着在其他人的掩护下向越野车靠近。

子弹激起的硝烟中,似有红色光点在视野里一闪而过,老爹顿时警觉起来。

有狙击手。

丰富的经验告诉他,先侧身避闪再将狙击手解决才是最好的做法,可现在,他的身后是冷锋。

这个角度,狙击子弹会在一瞬间击穿冷锋的心脏,他必死无疑。

只要他死了,他就自由了。





“噗”,子弹入肉的声音异常清晰。

The fucking instinct.

老爹稳住身形,无视右肩被贯穿的疼痛,举起AK将敌方狙击手一枪击毙。

“怎么回事?”听到声响,冷锋转过身来,急忙就要为他止血。

“啧,一不留神,没躲开。”汩汩涌出的血染红了被塞入的绷带,受伤的人脸色有些不好,却仍有余力地又开枪打死了好几人。

车顶上的雅典娜予以更密集的火力掩护,担忧地望了他们老大一眼。

她看见了。

他本可以躲开的。

—TBC—








*你们要的包子快上线了

虽然我现在黑 可是这阻止不了我想要对你告白的心啊

曾经对这句话大开脑洞哈哈哈
官方卖腐 最为致命
【那些年那些我们错过的冷锋×邵兵】

【冷爹/ABO】向死而生(9)

*冷锋〈A〉×Big Daddy〈O〉
*人物ooc
*孕子有 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逻辑是什么?tan90°
*各怀心思的两小队准备去救人
*成功进入主线剧情






蟑螂开着车,内心很绝望。

Jesus!老大居然被标记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坐在后排还隔着老远的两人,当然是听不到蟑螂无声的嘶吼。

老爹心情很复杂,他与冷锋所谓的“二人世界”过得太久,见到许久不见的队员,自然而然地,他忘了掩饰自己身上的信息素。

同样很自然地,他的人,在场的alpha们,都辨识出了自己老大身上信息素味道的不同。

老大是个omega,他们当然是知道的。于是,这个曾经和他们干过好几架的,差点把他们搞死的黄人小子,现在是他们老大的男人?开什么玩笑?!

见自己的人脸色一时变得很精彩,察觉到什么的老爹刹时黑了脸,一言不发地就上了一辆越野车。

冷锋要负责监视老爹的行动,理所当然地也跟了上去,而开那辆车的苦差事,就落在了被推出来的蟑螂身上。

索性为了避嫌,他们这次来的人不多,想象着后面跟着的那辆车上大熊与雅典娜的恩爱脸,以及幽灵那臭小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蟑螂就忍不住磨了磨牙。

冷锋一直在用无线电给战狼中队校对方位,而老爹则靠在窗户上,望着窗外飞逝的雨林,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们现在正在前往那次雇主所在的驻地,要不是摸不清战狼那帮讨厌的家伙们在哪儿跟着,他早一上车就弄死旁边坐着的这个家伙了。

或许抓回去关起来,天天让他煮汤也不错?老爹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奇怪想法一惊,摇了摇头,可能自己最近真是喝鱼汤喝多了。

那雇主在的地方离码头还挺远,车开了一天。天完全黑了后,他们才找了个地方驻扎下来。

冷锋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想必是与他的战友会合去了。

老爹撕咬着被烤的焦香油亮的烤肉,畅快地大口喝着啤酒,那些天被冷锋管的太严,净吃些海里的东西,就着干粮喝汤。眼下的啤酒烤肉,才让他觉着自己寡淡许久的胃又活了过来。

“Sir,what happened?”自从见了面后他的手下就有就有些避着他和冷锋,瞅见他快吃完了,他们才凑了过来。

“What do you think?That son of a bitch!”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老爹瞪了他们一眼,继续对付起了手上还没有啃完的肉。

得了,敢情他们老大还是被强的那一个。

“So what to do,sir?”雅典娜出声询问,按理说以他们头儿的性格,早该弄死了那小子的才对。

“Help him save his girl,and abide our time.”就算弄不死,也要让他知道,真以为标记了自己就可以什么事也没有了?

老爹点着一根烟吸了两口,明天差不多就能到达目的地了,他们走着瞧。

过了不久,冷锋果然回来了,还领回来了一个叫邵兵的,据说是他们队的副队长。

他们交换了行动时共用的无线电后,就开始商量起了行动的具体细节。

鉴于那个雇主是当地有名的大毒枭,手上的人还挺多,不宜正面强攻,老爹提议他先带着他的人进去,确定龙小云是否还活着,毕竟他们曾经合作过,还是有可以进入其驻地的权限的。

看着对方一脸的不信任,老爹还煞有其事地解释了起来,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模样,“你们知道,人太多是进不去的。”

“你觉得我们会就这样让你们进去?谁知道你们会做什么?”邵兵双手抱胸,感觉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对我的团队很熟悉,我顶多只能再多带一个人。你要是实在不放心,让冷锋跟我一起去不就行了。”老爹叼着烟,自认为笑得十分真诚,“他可是我的alpha呢。”

这次行动他们并没有带可以使omega伪装成Beta的抑制剂,索性自己的身份也瞒不住,老爹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反倒使邵兵一愣。

作为alpha,他辨别出了这个传说中的雇佣兵头子是个omega,却并未往这方面想,还以为他的信息素天生就是这个味道。

“他是你的omega?你居然有对上级隐瞒情况?”邵兵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冷锋,逐渐压低了声音,“你对得起龙队吗?”

“咳……这个情况有些特殊,我们可以回去再说。”大抵冷锋也没有料到老爹居然会这么坦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正事要紧。”

邵兵与老爹再次进行了商榷,他是绝对不可能放任老爹一行人进入敌方领地,也不可能同意冷锋独自一人与他们同行。不如各退一步,既然他是冷锋的omega,那么就让他们两个人先去打头阵好了。

“想必以Big Daddy名头,带个人进去也不成问题?”以这个方案行动的话,他们可以掌握绝对的主动。

老爹将烟蒂在地上按灭,笑了笑,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OK,that's settled then.”

那就陪他们玩玩好了。

—TBC—

*邵兵:《战狼Ⅰ》中战狼中队副队长。








*我能说我曾经萌过冷锋×邵兵这一对吗^ ^刺头×副队什么的

【冷爹/ABO】向死而生(8)

*冷锋〈A〉×Big Daddy〈O〉
*人物ooc
*孕子有 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逻辑是什么?tan90°
*关于鱼汤什么的。。。
*其实中英文混着说还挺带感?
*没死的雇佣兵们终于可以放出来遛一遛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望着对方眼下的青影,心照不宣地什么也没问。

冷锋从储物室里翻出了两包军用的压缩饼干,扔了一包给老爹。

老爹撕开密封袋就咬了一口,许久未曾进食,他现在确实得补充能量。尽管没什么食欲,饼干的味道也不太好,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将一整包饼干吃了下去。

强自吃下食物并不是多么美好的体验,感觉有些反胃,老爹望了望天色,准备回去再躺会儿时,想起自己得换药了。

“Medical kit?”

打量着老爹仍是泛白的脸色,冷锋微皱眉头,将被自己扔去了驾驶室的药箱递给了他。

老爹接过了药箱就径自回了房间,他的脚步有些虚浮,全身也还是乏力。即使omega发情后的恢复能力再好,带伤度过发情期的后遗症也不会好的这么快。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状况很有可能会给接下来的行动带来麻烦。

给伤口重新换了药后,他拿出温度计测了测体温,不出意外,低烧未退,又从药箱里翻出两片退烧药吞下,老爹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静静恢复着体力。

退烧药似乎自带安神的功效,一觉无梦。

舱房里瞧不出时间,老爹再次打开房门时瞅了瞅天色,似乎已经是午后。空气里弥漫着肉类特有的香味,他挑了挑眉,那个混蛋居然偷偷给自己加餐?

体力恢复了不少后倒觉得饿了,循着香味,他荡去了后厨。炉子上果然炖着什么,冷锋则在炉子前忙活。

“你倒真还挺能睡的。”望着这佣兵头子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冷锋忍不住撇了撇嘴。

“锅里是什么?”老爹无意纠结这个话题,在这小破船上,他除了睡觉还能干啥?

“鱼汤。怎么,要尝尝吗?”说着就舀了一碗递了过去,“Not to burn your mouth.  ”

…… 鱼汤?这狼崽子居然要他试一试那类似于鱼的洗澡水的东西?

老爹迟疑的接过,闻了闻,汤冒着热气,没有想象中那恶心的鱼腥味,又吹凉了些,才犹豫地试了一口。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将鱼汤一饮而尽,鱼煮出来的水居然可以这么好喝,这简直不科学。

“People like you even can't boil fish soup like people like me ?”冷锋模仿老爹前不久时的语调,嘲弄道,“Get used to it.”

老爹一哽,回想自己之前说过的话,有种被人当面扇了一巴掌的感觉。而那刚打完他脸的人,看上去似乎颇为得瑟,不知抱着什么心态,又给他舀了一碗。

老爹很想直接摔碗走人,但桌上那冒着丝丝热气的美味鱼汤实在太过诱人,他拧了拧拳头,还是选择留了下来。即使恢复了些体力,他的伤也需要补充蛋白质,只靠压缩饼干的话显然不够。

毕竟揍人也需要体力不是?

要是等他伤好了 ……




大概是海上确实无处可逃,老爹身上又带着自己的标记,反正冷锋没再关着他。

于是从这天起,老爹便过上了天天有汤喝,每日三餐,朝六晚九,规律无比的作息生活——那种自他当了雇佣兵后就再也没有触碰过的刻板到无聊的日子。

老爹以前从未有喝汤的习惯,一开始是因为不会做,后来则是当了雇佣兵后,辗转于各个任务,风餐露宿,哪有那个闲情逸致来煮汤。

而他这几天喝的汤,简直快把之前漏的全给补了回来。

冷锋买下这艘船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在海上飘流这么久,储物室里只有一些干粮和用来补充维生素的水果。所幸这船上有渔网,他们把渔网随意挂在了船上,捞到啥就吃啥。

所幸,不管捞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鱼类贝壳,冷锋都能煮出一锅鲜美又不带海腥味的好汤。

捧着汤碗,老爹不止一次的疑惑,那个民族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一手好汤,而那个叫冷锋的家伙又是不是只会煮汤。

直到有一次,他半夜睡不着出来吹海风,偶然撞见冷锋在甲板上烤鱼吃,他才知道自己还真是想多了。

瞧着被发现,那个烤着香喷喷鱼的人没有丝毫要解释的意思,而且以伤号禁止吃烧烤食品为由,将他轰回了舱房。

老爹那时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措不及防被轰回房间甚为恼火,冲出来准备和冷锋好好打上一架。

结果最后,还不是被自己的alpha用信息素再次轰了回去,还特地给他把门锁了上,任他将门踹得哐哐直响。

反正是在大海上,除了他们两个谁也听不见。

因为夏季风的缘故,他们在海上又耽误了几日。就这般过了些日子,一周后,他们终于到达了会合的港口。

中方首长早已批准老爹的团队前来协助任务,一下船,冷锋就看见那帮雇佣兵们大咧咧地站在码头上,向他们的老大挥手。

糟心的日子终于结束了。踏上久违的土地,老爹甚是宽慰。





*鱼汤这个梗是临时加的,至于原因么。。。我望着手里鱼的洗澡水无语凝噎
事实证明,煮鱼这种事确实是要看天赋的

*开学后更的文果然没什么质量_(:з」∠)_

【冷爹/ABO】向死而生(7)

*冷锋〈A〉×Big Daddy〈O〉
*人物ooc
*孕子有 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逻辑是什么?tan90°
*日常狗血
*甲板上的冷锋思考人生 船舱里的老爹睡得香





冷锋在驾驶室将情况通过无线电与首长进行了说明,对于需不需要老爹的雇佣兵前来帮助这一问题,他比自己更有经验。

船行驶的方向基本正确,老爹的发情期耽误了近一周后,大概再过几天就可以到达东南亚。

处理完一些琐事后天就黑了,两人都没什么胃口,便各自回了房间。

老爹还是回到他原来的那间船舱,冷锋则去了他隔壁。

夜晚的海总是异常平静,星星悬于苍穹,光芒隐于黑暗,今夜注定有人无眠。

老爹躺在这张在某种意义上曾与人相拥而眠的床上,怎么睡怎么别扭。也不知是否是他过于敏感,即使换了床单,他仍觉着船舱里充斥着情/欲的味道,刺激他不可抑制地回忆起了发情时的细节。

纵然那时情/迷/意/乱,他也记得自己曾多么热切地向那个叫冷锋的家伙求/欢。自己沉湎其中,他却能有游刃有余地避过自己想向他索取安抚的吻,然后在某个他快要失去意识的瞬间,将他用力抱住,厮/磨出一个仿佛在心间呢喃了千百遍的名字——龙小云。

亲吻似乎被东方人赋予了除标记外的特殊含义,真是伟大的爱情。

老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纵使他是个omega,被他干翻的alpha也不计其数,无论是在战场上,亦或是床上,419于他而言早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结果,第一次能将他压在床上的人,唤得却还是他人的名字。

老爹闻着自己身上不知孱了什么酒味的信息素,又一次产生了去把隔壁那人干翻的冲动。

隔着一堵墙,冷锋同样未能入睡,天知道他心里完全不似他表现的那么冷静,一闭上眼,脑海里的旖/旎就浮现眼前。

他这天是被热醒的,醒来时还是早上,海上的风是凉习习的,环抱着的人却是热乎乎的。他一惊,一动,就感觉到下/身一热,低头一看,他的下/体竟然还在老爹体内,他忙退了出去。

床单污浊不堪,早已揉成一团,身旁的人身上布满白色的浊痕和青紫痕迹,小腹微微隆起,不知被蹂/躏了多久的穴口红肿着,一时无法闭合,有浊/液流出湿了他的腿根。

冷锋愣怔了许久才想起应该先帮这个人清理清理,一摸老爹的身子,烫的惊人。按理来说,发情期应该已经过去了,又测了测他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

冷锋拾起不知什么时候滚落到地上的腕表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周。

他的伤还没大好就碰上发情期,而在这近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就基本没下过床。

冷锋叹了口气,给老爹简单清洗了一番,处理了伤口,喂了退烧药,又换了床单,打开舷窗通风。最后关上舱门,自己跑去了甲板上吹风。

即使外表再怎么强硬,他到底也是个omega。

而且还是自己的omega。

—TBC—





*开学前最后的疯狂

【冷爹/ABO】向死而生(6)

*冷锋〈A〉×Big Daddy〈O〉
*人物ooc
*孕子有 自行避雷
*私设如山
*逻辑是什么?tan90°
*车开完了就可以改口了
*老爹你还是说中文吧





老爹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酸痛,跟刚从战场上下来似的。当然,从战场下来的话,屁股可不会痛。

他甩了甩昏沉的脑袋,正奇怪于omega发情期后为什么会头晕,就瞥见了床头柜上的水和一包开了封的退烧药。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身上可疑的青紫痕迹,以及嘴里若有似无的苦涩药味。Fuck!他居然被男人操/到了发烧?

随手套上床头放着的衣服,将水一饮而尽,老爹下床试着走了两步。另一种意义上的脚踩棉花,怎么走都觉着别扭。也难怪那狗娘养的家伙没关着自己,他这个样子确实没有多大的威胁,更何况自己现在还带着他的标记。

老爹推开舱门,刻意想走得正常些,不出意外,出门就看见了背对着他靠在甲板栏杆上的冷锋。忍住想把他一把推下去的冲动,老爹走上前去。

“醒了?”冷锋听到脚步声就转过身来,“我还以为你会再多睡个几天。”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龙小云在哪里?”

“就算我告诉你了,你又怎么能确定它是真的?”老爹不甘示弱地回了过去,这小狼崽子的态度让他很是不爽。

冷锋闻言挑了挑眉,默默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走近几步凑近老爹,“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你的alpha。”

alpha对自己的omega有着绝对的压制。

老爹一把将他推开,“Fuck!别离我这么近,”自己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东南亚,她在东南亚的某个地方。”在想办法将标记切除之前,他还是离这个家伙远一点比较好。

东南亚……那个盛产毒品的地方。这倒是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

“具体地点?”

“我会带你去,”老爹微眯双眼,不动声色地开始谈条件,“通知我的团队来帮忙,他们比你们更熟悉那里。”至少他得保证自己的安全。

“你觉得我会答应?”冷锋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一本正经和自己谈条件的雇佣兵头子。

“你知道的,这是个不错的选择。”老爹调整了一下站姿,耸了耸肩。

“我怎么能保证你们不会在背后捅刀子?”

“刚才你自己说的,我可是你的omega,”老爹嘴上承认得爽快,心里早已经把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骂了个遍,“你对我有绝对的掌控权。”

“我考虑考虑。”冷锋与他擦肩而过,走进了驾驶室,这便算是先应下了。

“Excuse …… 你的名字?”老爹突然在身后叫住了他。

“冷锋。”

“Leng …… Feng?”奇怪而又拗口的发音。

“Cold Front.” 不忍心自己的名字被这样的发音摧残,冷锋难得贴心地翻译了一下。

“Leng Feng.” 老爹却执意叫起了他的中文名。

“Leng.”

—TBC—





*不是我不想更,明天就开学了我也很绝望啊【望天】

【冷爹/ABO】向死而生(5)

昨天还好好的,结果今天还是被删了,神一样的LOFTER

相信我,我真没开车


【冷锋和老爹搞起来,老爹喊“冷”,冷锋喊“爹”?